【能源】煤企债转股面临两大拦路虎 2018年兼并重组酝酿新动作


  原文标题:煤企债转股面临两大拦路虎今年兼并重组酝酿新动作

  2017年,全国原煤产量自2014年以来首现恢复性增长,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同比增长290.5%,但2017年行业亏损面仍有20.6%,规模以上煤炭企业资产负债率仍高达67.8%,债转股面临明股实债、落地难两大拦路虎。

  这是3月27日《经济参考报》记者从“2017煤炭行业发展年度报告发布会”上了解到的信息。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指出,2018年深化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务依然较重,首要措施是推动大基地、大集团建设。据透露,当前,从中央到地方都在酝酿兼并重组新动作。不过,还有一些深层次问题待解,相关配套政策正在研究制定中。

  利润增长近三倍

  2016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提出用3年至5年时间,煤炭产能再退出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2017年,煤炭行业超额完成年初提出的1.5亿吨目标任务。据相关部门数据,2016年以来累计完成煤炭去产能5亿吨以上。”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在发布会上介绍说。

  化解过剩产能的成效开始显现。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原煤产量自2014年以来首次出现恢复性增长,全年原煤产量35.2亿吨,同比增加1.1亿吨,增长3.3%;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主营业务收入2.54万亿元,同比增长25.9%,利润总额2959.3亿元,同比增长290.5%(2016年同期利润为757.8亿元)。

  “进入2018年以来,市场运行平稳,行业效益持续好转。”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经济运行部主任杨显峰介绍说,今年前2个月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产量5.16亿吨,同比增长5.7%。据调度,3月前20日全国主要产煤省部分重点煤矿产量同比增长10.4%。同时,今年前2个月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主营业务收入3532亿元,同比增长2.8%,利润426.6亿元,同比增长19.6%。

  但不容忽视的是,“在煤炭行业整体效益回升的同时,由于历史欠账较多,负担较重,部分煤炭企业经营状况并未得到根本好转。”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兼政策研究部主任张宏坦言,2017年行业亏损面仍有20.6%,特别是一些去产能任务重的老矿区、老企业、老煤矿职工和矿区工亡遗属、工伤残人员等特殊群体的生活困难问题还需要解决。

  债转股面临拦路虎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再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左右。在姜智敏看来,全国煤炭产能仍然较大,但结构不合理的问题突出,落后产能仍占较大比重,全国30万吨以下的煤矿数量仍有3209处、产能约5亿吨,其中,9万吨及以下的煤矿数量1954处、产能1.26亿吨,淘汰落后、提升优质产能的任务依然较重。

  首要面临的难点问题就是,由于煤矿所在区域产业单一,社会吸纳剩余劳动力能力较弱,前两年关闭煤矿的职工安置大多是企业内部消化,企业内部安置难度越来越大。同时,关闭退出煤矿资产处置难度依然较大,多数关闭退出煤矿资产损失尚未得到处置。此外,股份制煤矿利益主体多,煤矿关闭退出难度较大。

  还有一大突出问题便是,当前煤炭企业负债高、融资难、资金紧张,多数煤炭企业债务为集团公司统借统贷,去产能关闭煤矿债务分割难、处置难的问题尚未得到解决。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7年,规模以上煤炭企业资产负债率为67.8%,仍处于较高水平。特别是部分承担去产能任务的企业由于债务得不到及时处理,资产负债率上升明显,企业融资成本进一步提高,部分企业资金紧张的问题仍然突出。

  事实上,在过去的两年间,国家有关部门连续发文推动煤炭企业债务问题的解决。但是,“债转股的推动中有两个问题,一是明股实债,这也是目前金融机构不得不采取的措施,这虽然暂时可以缓解负债率高的问题,但企业和银行承担的风险会向后延伸。一般的明股实债都是限制五年,到期如果没有承接方,债务风险还可能爆发。二是落地难。目前债转股的签约量比较大,但真正落实的只有10%左右。”张宏介绍说,实施债转股需要资金,但向社会筹集资金难度比较大,银行筹集资金周期比较长。“但是今后,随着政策逐步明朗,针对性比较强,企业和银行会通过各种市场化的方式推动工作。”

  兼并重组酝酿新动作

  姜智敏提出,2018年深化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是推动大基地、大集团建设。创新体制机制,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鼓励具有资金、技术、管理优势的大型企业通过市场机制、经济手段、法治办法,加快兼并重组和上下游深度融合发展,培育形成若干个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亿吨级特大型煤炭企业集团和一批现代化煤炭企业集团。

  数据显示,2017年,14个大型煤炭基地产量占全国的94.3%,同比提高0.6个百分点。同时,大型现代化煤矿已经成为全国煤炭生产主体。2017年底,全国煤矿数量减少到7000处以下。

  “从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来,应该说煤电联营方面大有动作。”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洁净煤与综合利用部主任张绍强介绍说,2017年底,煤炭企业参股、控股电厂权益装机容量3亿千瓦,占全国火电装机的27.1%。同时,企业兼并重组有序推进。神华集团与国电集团合并重组;中煤能源兼并重组国投、保利和中铁等企业的煤矿板块;中煤平朔、山西大同煤矿、晋能集团3家煤炭企业与大唐、中电国际、江苏国信等发电企业合作共同组建苏晋能源公司,推动了煤电一体化发展的进程;甘肃省推动企业重组,组建能源化工投资集团,竞争力明显提升。

  “今年贵州省政府正在积极推进贵州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并且成立了领导机构,重庆市政府也已经要求取消煤炭集团的二级法人资格,为兼并重组打下基础。”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兼行业协调部主任孙守仁透露。

  张绍强指出,当前煤电兼并重组还面临着一些深层次的问题,比如除了神华和中煤是央企之外,其他主要煤炭企业都是地方企业,而我国电力领域则主要是以五大发电集团为代表的央企,央企和地方企业怎么兼并重组还有一些问题。“近期也在做一些这方面的工作,需要国家政策层面给予鼓励,但不是拉郎配。”


来源: 经济参考报

推荐阅读:

无锡东元电机简介

前进汉诺威工业大展 东元最新智能马达全球亮相

东元电机展出黑科技产品携式振动诊断仪

东元电机投资1000万美元在芬兰建智能工厂

东元防爆电机

◎欢迎您留言咨询,请在这里提交您想咨询的内容。